pinata

我很坏,你要自救

【段龙】逆行

段野龙哉讨厌太长的故事。

所以当绕过路边的一串坑洼后,他终于挂掉了电话。女人的声音戛然而止,尽管在耳边还余留着尾音,最后也被连绵的雨点浇灭。

他点了一支烟,微弱的火光随着金属清脆的碰撞声被点亮。深吸气,肺部即刻充满了雪水的苦涩味道。

雪夹杂着雨水淅沥了整整一天,是个令人烦躁的糟糕天气。

他一人在荒径上走,路灯废弃在一旁却被城市的光照亮。

还好。

他吸吸鼻子,还剩了一半的烟被弃到路旁。

刺红的显示灯突兀的切换成深的蓝色,午夜静得很,光线刺耳也刺眼,透过浓稠冰凉的空气映到他漆黑的眸子里,之后变得沉默却在脑子里炸开锅。

段野龙哉希望接通电话后对面不是甜腻的女声,而是换成别的什么。

仿佛被清水洗涤过的干净与温柔,在他耳边只轻声的喊他的名字就好。

如果能再一次听到该多好。

“Ta酱。”

仿佛寒冷夜中的温暖灯火。

他把围巾向外拽了拽,冷风灌进脖颈里,人也不免清醒很多。

是该清醒一下。

段野龙哉和龙崎郁夫早在深秋的一个雨夜里就分道扬镳。

尽管他们始终固执的认为在朝着一个终点奔跑。

可这是与你分别的第四年,在梦里却依旧清晰的忆起你的样子;熟悉得仿佛我的手刚刚从你的眉眼上落下,带着胆怯与难言的湿濡,直至今日此时。

他早就清楚一直维系着二人之间异常关系的东西是何等脆弱。

他更清楚郁夫不会被他所束缚,因为那个人向往着的都是他无法想象的平静与美好。

可当所有的秘密都被解开时,段野龙哉再没有哀求郁夫留下的理由。

“你会陪我到最后的吧,郁夫。”

像个笨蛋一样把这种意味不明的话转变成压力交给他。

明明知道他不可能说不会。

明明知道他最信任的人就是自己。

明明知道他把自己看做亲人并且擅自认为自己也将其视为亲人。

可惜摆在段野龙哉面前的是无法掩饰的物是人非。

最后郁夫没有留下来,他和那个叫做日比野美月的女人离开了。

其实姓名根本无关紧要,他总会离开。时间或长或短,身边也许没有这样一个女人,到机场的那天可能没有太多的行李......

都无关紧要,他总会离开。

因为他们从始至终就是无法相融的两片海。一边暖光笼罩水面;一边阴郁风暴。

于是连幻想的余地都不再有。

他把手机扔到路边,逆着风一个人往前走。

评论(15)
热度(47)

© pina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