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ata

我很坏,你要自救

【海圭】壁

琴吹武视角,tv党慎

才不是把漫画第28话写了一遍

0
不出所料,我被安排到了新的地方,是个多人间,恐怕少不了麻烦。

我耷拉着眼皮环视了一圈,三个人抬眼看着我,我大概能知道他们正算计着什么。倚在桌边的人最抢眼,估计与我同岁,一头乍眼的黄发配上还算有些生机的眼睛,正撇着嘴角看向我。

我快速把目光移开,沉默的坐到了一旁。

1
同样在意料之中的,工作间组装零件时那个戴着头巾的家伙果然向我开了口,问我是如何越的狱,审讯室里的说辞照样搬给他也果然招来了他的恐吓。

“喂,住手吧。”

对面的少年低头摆弄着手中的物件慢悠悠的开口,这人闻声便打着哈哈走开了。

“我说,你真爱多管闲事。”

我对他说。

我记得他,海斗,没有姓氏的家伙。在播放新闻时偶然看见的,说是帮助亚人永井圭出逃,那亚人最后倒是跑走了他却被逮了进来。

这下看来也确实像他的作风,满腔的正义与义气不知道往哪放,路边不认识的小猫小狗受了欺负也要插一手。

这样的人也多,疼了就该知道收手了。

2
那群人追到了厕所里,我原以为挨上几拳就能引来狱警然后了事了,谁知道这个海斗又跑来了。他被打得不轻,但这不会换来我的感激。

“你为他付出那么多,他有为你做些什么吗?”

他听到这话后愣了几秒钟,瞳孔放大,嘴角紧抿。

“他扔下了我。”

我在心里笑了声。

他们可能是同学或是什么从小玩到大的朋友,该是特别亲密的关系,否则就算是再笨的笨蛋也不会为了个不近不远的人这样不拿自己的命当回事。

但又如何呢?

他挨了打,一个人在这监狱里待着。他那不死的亚人挚友呢?

“你下次再掺和进来等着你的就只有降级和会留下后遗症的重伤。

我没有什么可回报你的,就算我有能力帮你也不会出手。”

他听完我的话就低下了头,我猜他是知道疼了吧,好心好意也得不到感激,换来却是这般的言语。

我又想起他的亚人朋友。还模糊的记得他的相貌,是个面目清秀的少年,一副生人勿近的样。遭遇意外后又复活肯定比死掉还要害怕吧,没有第一时间联系家人却找海斗寻求帮助也是有些古怪。

绝对的信任吗?那怎么又抛下他走了呢,或是单纯在利用海斗的信任?

“呵。”

我看着他依旧垂着的头颅笑出声。

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只要这个麻烦离我远点就行了。

3
胸口遭到重击而醒来时我真是后悔极了,看到那条新闻一时冲动竟会觉得这没准也是条出路。等我成功越狱赶到时才意识到根本没有所谓的未来,结果回来后还要被这几个人找麻烦。

戴头巾的人拽着我的领口不知道打了我多少拳了,不过还好,那个海斗这次没有掺和进来。

他的后脑勺对着我,最好就装作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不知道。想到这我竟然有些欣慰,觉得自己像是教会了他些东西。

“快说啊,琴吹!”

我闭着眼准备迎接他的下一拳疼痛却迟迟未到,睁开眼看见的是那人被海斗狠狠踢倒的模样。

啊…这家伙,是个超级白痴啊。

4

“我说,永井圭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看着他把烟熟练地点着,深吸了一口。

“圭是我朋友,第一个朋友。”

我想他也不像是受人欢迎的类型,一个玩伴对一个孤僻的小孩来说会有多重要呢?

他可能会陪着海斗做些小孩子都爱玩的事情,一些司空见惯的玩意,但这对海斗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

可我还是不理解,他的生命就与这些东西划等号吗?哪怕是冒着丢了性命的风险?哪怕最后还是要被抛弃?

“被他抛下不管,你很恼火吧。”

我把烟点着,问他。

他微抬着头,眼睛直勾勾的,我不知道他在看哪里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如果他不需要我,我就抽身离开。”

他没有回答我的话,但我感觉自己好像体会到了——这个家伙的想法。

“不过,”他紧接着说,“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会去救他。”

十足的笨蛋啊。他看重的远非是性命之类的东西了吧,甚至拿性命相比都显得廉价的,他所执着的。

“你还真是烦人。”

“是吗?”

他低声说了句,像是仅说给自己听的。

“我会帮你越过这堵墙,机会仅限一次。”

“知道了。”

他把烟灭在地上,目光穿透我然后穿透墙壁。

5

“你没有朋友吗?”

“没有。没有人愿意和我玩。”

“明天我带你捉独角仙吧,庙里的林子里有棵很高很高的树。”

“那里有独角仙吗?”

“去了你就知道了。”

“好。”

是男孩先向他伸出的手,海斗怎么会忘呢?


评论
热度(24)

© pinata | Powered by LOFTER